切换到宽版
离线 shanzha
 

发帖
255
配偶
单身
鲜币
3773
威望
797
生命值
65
楼主  发表于: 2019-05-31 19:20:39
《南柯一梦》
文案:
欧念天生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每次使用预知能力她都会被夺去意识,可惜每次醒来后都发现坑爹地与事实不符,唯一一次准的是遇上了向南街的痞子季北桥,此后,一切都豁然改变。
也许,她的能力就是为了季北桥而诞生的,有关季北桥的一切,都很准……然后她就知道,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她遇上了很可怕的人,摊上了很可怕的事……
角色:欧念,季北桥/徐铮,叶念,其他国王/生化试验
【排雷】。。。这是个一点一点重口起来的故事

chapter 1
    欧念瞪大了眼看着突然堵住自己去路的那群少年,紧张地后退几步,“你,你们干嘛!!”
    走廊本来就不宽,几个男人再这么一堵,路刹那就绝了。
    正是放学,学生们好奇又紧张地向焦点张望。
    临近中考了,大家绷紧的神经好不容易来了点刺激放松。空气中流动着兴奋与幸灾乐祸。
    林路扭曲了本来就硬线条的脸,“切,臭*婊*子,偷了老子的钱包还想跑。快点,交出来!不知死活的包子!”后面的男生哗地笑了。
    欧念最讨厌别人嘲笑她的包子脸,可现在不是炸毛的时候。
    她惨白了一张脸,“什,什么钱包……”
    林路上前狠狠楸住她的刘海,口中唾沫星子喷她一脸,恶心极了。
    “还要我搜身吗?哈哈哈!贱*人就是贱*人!!”
    狠狠往地上一丢,踹了她几脚,挥挥手,“搜身。”
    那群男生淫笑着围上来,欧念尖叫几声连滚带爬地逃进邻近一间教室。
    人群“哗”地骚动了。
    随着那几个男生的追入,教室内的人纷纷跑出去。
    没人敢叫老师。
    这学校的人都知道林路是个有间接性歇斯底里症的纨绔疯子,没人敢招惹他。
    有人戏谑,有人怜悯,就是没人敢劝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欧念被人从后抓住头发按倒在课桌上就要撸掉上衣。
     这几个本来就不是学生,是林路叫来的下层社会不务正业的流氓地痞,那些生活中的亡命之徒,自然下流到无所顾忌。也更没人敢管。
    “贱*货。”突然隔空闯来一把大伞,顶端狠戳正要撸衣服的男子脆弱的小腹,男子痛嗷一声条件放射去护住小腹。
    伞柄反之用硬端狠打一位男子的颈侧,一阵难忍的酸痛,那男子也浑身一软迅速退后。
    其他三个男子大惊后退闪过一击伞扫,才发现此桌邻座还有个剪着文静学生头的女生,桃花眼满是戏谑地看着他们,右手执着大伞一记一记轻敲在左手手心上。
    “贱*货*们。”她又吐出几个字。
    欧念粗喘哽咽着挣扎起身,不顾一切地躲到女生后侧整理松散凌乱的衣衫。
    “呜呜呜呜呜……”
    “啧~林路!”其中一个男子侧头一喊,“又有个娘们儿,一起脱了吗?”
    一直站在门口观战的林路邪气一笑,“随你们。”
    “啧!”那几名男子嘿嘿冷笑,关节按得叭叭直响。
    “哦哦哦!向南街的季北桥!!”有人兴奋了。
    “哈哈!地痞打流氓,全是清一色的垃圾!”
    林路不甚在意地一脸观战状态。
    女地痞,还是头一回见。真是……新鲜。啧啧~
    他亮出一口白牙,十分猖狂,“按住往死里干!!!”狂笑。
    说罢里面的男子清亮地吹了声口哨,满目猥琐。
    季北桥把欧念往后一拨,脱了束手的校服露出宽松的夏季汗衫,几乎皮包骨的胳膊瘦弱得让欧念微微皱眉。那胳膊肘和下巴一样尖瘦得可以戳死人。
    这么孱弱的女生……这……
    可刹那间季北桥已经攻上去了,伞柄直戳男子下盘,阴狠到让人措手不及。转眼间那男的就惨叫一声满地嚎着滚。
    “草!”另外两个男的抡起拳头就挥了上去,来不及回手的季北桥狠狠吃了一记重拳险险躲过一击。那拳头打在肉身上的闷响让人听着心慌。
    欧念心一紧。
    季北桥被打中小腹吐出一口胃水,踉跄后退几步扔了伞狰狞一张脸又上前和他们扭打成一团。桌椅和肉身相撞“哗——”地一片狼藉。
    欧念捡起地上的伞撇撇嘴嘀咕,“还挺沉……”突然神色狠辣一闪抄起重柄就往其中一个男生头上重重劈下,一记闷响那男的向前倒去推倒一大片桌椅狠狠砸在狼藉中。
    欧念走上前居高临下地俯视,没有犹豫地又是一记重击打在昏死过去的男子的头上,击碎了他的头骨。直接毙命。
    “我草你丫的敢打老子脸!”季北桥怒吼一声断了最后一个男生的手腕,又抄起保温瓶敲晕了他。
    除了粗喘,一片死寂。外面的人都见了鬼似地看着突然变性的欧念。
    “啧!”季北桥原本文静的脸上青了一片,吐出一口血水。舌头破了。
    “嘭!!!”欧念反应过来时林路已经抓住季北桥的头发往墙上狠磕了,他丫的这小子劲儿大,季北桥被磕得头痛欲裂眼冒金星大怒尖尖的手肘重创林路下巴咽喉处。
    “咳咳咳!!”林路急忙松了手满脸通红神色暴戾地护住脆弱的喉头。
    季北桥颤巍巍地扶住墙疾喘,血色朦胧了视野,倒别有一番极致的残虐美。刚抬手去抹血,眼前一黑林路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大掌一捂她的脸就按向窗口。
    F校本来就破旧,收的都是烂渣生,学校设备十分落后古旧,连窗户都还保留着九十年代的靠铁钩或支开或固定窗门的那种。
    突出的铁钩和墙上用来挂抹布的长钉分别刺穿了季北桥的左眼和咽喉。
    “哈哈哈!治不死你丫的!”林路神色狂乱地抓起满头是血的季北桥,又狠狠地按回去。只听血肉“噗!”地分离,又“噗!”地被刺穿。
    还没缓过劲儿的季北桥尖叫一声挣扎着,随着挣扎的幅度只见长钉在眼窝搅动血肉模糊,倒钩穿破了季北桥颈间的大动脉,鲜艳的血瞬间喷发出来。
    欧念被吓得瞳孔倒缩成一个针眼,映着季北桥被残虐得满头是血。
    突然什么也动不了,瞪大了眼看着季北桥挥舞狂乱的手划破空气“嘭!”地砸在地上,灰尘飞扬。因为失血过多而抽搐着,因为喉咙被刺穿而不能尖叫着。
    “啊!啊!啊!啊!啊!死人了啊啊啊啊啊!!!!!!!!!”
    寂静几秒人群骚动了,尖叫了,四处逃闯了,沸腾一片了……

    “喂。”
    欧念一惊,涣散的目光随之回神。抬眼看见季北桥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欧念转动眼珠,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教室,似乎还未清醒。
    “人呢?”欧念看向季北桥,发现本该青紫的脸却干净一片。
    “抬去医务室了。”季北桥蹲下来,不符合这张脸的清冷声线,很是中性。她还以为会是娃娃音。
    “你怎么打完那一记伞就晕了。”不是询问的语气。
    “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欧念拉住季北桥的胳膊起身。
    对于自己这种类似预见未来却又与事实不符的能力,她已经见怪不怪。
    只不过这种现象总是来得很突然,毫无征兆地夺走自己的意识。
    “走了。”季北桥起身,随意地拉过外套搭在左肩上,离开空荡荡的教室。
    要我打扫教室收拾残局?你丫的脑子绝逼被门夹过。哚!
    欧念也拍拍身上的尘土,快步跟上。
    “自己一个人?”季北桥拎着一袋泡面,目不斜视地问。
    “不然我偷钱干嘛。”欧念吃吃一笑,“我倒没想到他发现,估计是去调监控了。啧啧老马失蹄,下次会注意的。”她的语气颇为自信。“操!”
    “为什么找上我。”季北桥微微侧头,软发搭在肩头,桃花眼满是无辜,很是乖巧的摸样。
    “你会救我的。”欧念嘴角抽抽别开眼。她死也不会相信眼前这只模样纯良散发民国女知青气息的人会有多无害。
    果然季北桥表情微变又恢复漠然,“这么肯定,嗯?”
    “我看到了。”欧念勾唇一笑。
    季北桥默然,似乎不打算再搭理这个疯子。
    “向南街的季北桥?你这么出名?”欧念戏谑地问,轻轻抚唇。
    “向南街福利院。”季北桥难得一笑,灿若夏花,轻轻吐字,“该地区最残虐的地方,披着羊皮的炼狱。呵呵~”
    欧念愣愣地看着她笑靥如花,没有地一个寒战。
    “有兴趣吗?”季北桥微微侧头,眼底静静流淌着丝丝暴戾。
    “……”欧念突然双目失了焦距,轻轻地说。
    “好……”

3条评分鲜币+28
篱念 鲜币 +3 共2271字,2271*0.01=23(评完) 06-01
篱念 鲜币 +20 共2271字,2271*0.01=23 06-01
篱念 鲜币 +5 开文奖励 06-01
【版主招聘】澳门彩票有限公司网版主招聘专帖福利多多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和风从静谧世界的琴弦里带来的夜曲,像朗照溪水的月色。